追蹤
I will not apologize for art
關於部落格
卑しい俺が
  • 390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周星馳與香港無厘頭電影<轉>

自九十年代開始,一種新類型的喜劇電影突然席捲香港,也就是所謂的「無厘頭電影」。「無厘頭電影」表面上放棄了傳統香港喜劇對社會的批判性,僅是為了搏取觀眾們的開心,為了搞笑而搞笑。但實際上它運用巧妙高超的劇情設計,除了提供社會大眾情緒宣洩的一種管道外,也建立了自成一格的人生觀。加上由於其特殊的文化背景及觀點,因此無法成為一種放諸四海皆準的類型,只能成為華語地區中喜劇電影的一種次類型(也可說各個地方都有其各自的無厘頭文化,但這種無厘頭文化是排他性、獨占性的,僅有身處當地的人才能夠了解)。作為一種喜劇的次類型,無厘頭電影卻常遭到質疑,雖然它也如同其他類型的喜劇一般,受到大眾在票房上的支持,但在許多電影評論家的看法中,它還是一個難登大雅之堂的電影類型,甚至不能算是一種類型(這一點我也贊成,與其說它是一種喜劇的次類型,還不如說是一種新的喜劇表演方法)因此大部分談到無厘頭電影的論述,皆將其視為一種粗俗、沒有深度的短期現象,不值得深入研究。而作為一個文化現象,無厘頭當然也沒有受到應有的重視,在香港多數談到無厘頭文化現象的學者,都對其嗤之以鼻。有人認為無厘頭是入侵語言壟斷溝通侵略思維......的病毒(註一) 。更有人認為無厘頭那種嬉戲、不認真的態度,其實是一種文化的退化,是一種逃避,當中完全不牽涉任何反省與自覺......更與香港薄弱的文化傳統,教育水平降低及一種對文字、價值失去興趣和信心的心野蠻主義有關 (註二)。 但令人感到弔詭的是,如果無厘頭電影真是如此不堪,為何在香港會受到如此廣大的歡迎?也在短短的時間內傳遍了所有的華人地區,更成為當時香港人精神的寄託?因此無厘頭電影必定有其獨特之處,這也是它值得研究的原因。 基本上提到無厘頭電影就會想到周星馳;提到周星馳也就想到無厘頭電影,兩者之間互為等號,無厘頭電影與周星馳兩者之間是密不可分的。周星馳身為無厘頭電影的祖師爺,其發跡史也代表著無厘頭電影的演變歷史,所以當我們要敘述無厘頭電影的歷史演變時,是可以依據周星馳所主演的電影來分析無厘頭電影在各個階段的改變。 剛開始的無厘頭電影,主要是運用誇大、粗俗的表演風格,來達到令人發笑的效果,其影片的目的也僅僅是為了博取觀眾一笑。這個時期的無厘頭電影,主要是依靠著周星馳個人的明星魅力,也開始初步建立整個無厘頭電影的外部結構。這個過程中無厘頭電影與周星馳可以說是畫上等號。 另外,除了有周星馳自身的表演魅力之外,導演王晶個人低俗的風格也帶領了無厘頭電影的風潮。如果沒有王晶將無厘頭電影商業化,把許多生活中的俗話融入劇情之中,只有周星馳獨特的表演並不足以讓無厘頭電影成為當時香港人精神的寄託。王晶個人在票房上的保證以及獨特的電影品味,使周星馳無厘頭式的表演進入了商業電影體系之中,讓香港人得以大量接觸無厘頭電影。因此我們可以看到在周星馳早期所主演的影片,幾乎皆是王晶所導,例如:《賭俠》、《賭聖》、《逃學威龍》系列、《整人專家》(港譯:《整蠱專家》)、《鹿鼎記》系列等。就算是當星仔變成了星爺之後,有時仍需要拍攝一些純粹搞笑的無厘頭電影,以滿足商業上的需要,此時王晶仍是其最佳的合作夥伴。 直到《唐伯虎點秋香》出現之後,時空錯置、鬆散改編、特殊的語言邏輯等無厘頭電影的類型特色大致底定,基本上無厘頭電影的原始時期(primitive)也至此結束。現今我們所看到的無厘頭電影特色幾乎在這部片中皆有出現(例如:人們所熟知永遠都在挖鼻孔的如花這個角色造型便是在此片中第一次出現),此部片也是周星馳與李力持兩人首次合作。 當周星馳已有一定的票房魅力之後,加上觀眾對無厘頭電影獨特的表演方式也有了一定的認知基礎,此時周星馳開始藉由吸收之前電影經典或故事,把這些舊有的東西,運用鬆散改編的方式,發展出一些比較特別、奇怪,或另類的觀點來表演,使其與社會脈動有所符合,另外也開始對於自己所遭遇到的困境,運用一些橋段來自我嘲弄或是藉古諷今提供觀眾抒發壓力的管道,當中的代表作品有《威龍闖天關》(港譯:《審死官》)、《濟公》、《鹿鼎大帝》(港譯:《大內密探零零發》)及周星馳首次擔任導演的《零零漆大戰金槍客》(港譯:《國產零零漆》)與將無厘頭電影提升至另一境界的導演劉鎮偉的《齊天大聖東西遊記》(港譯:《西遊記第101回之月光寶盒》、《西遊記大結局之仙履奇緣》)系列等。 《威龍闖天關》是由早期的粵語喜劇改編,劇情上的其實並沒有太多的改變,但藉由周星馳誇大的表演風格,生動地表現出主角宋世傑運用其過人的機智,將自諭〝清如水,明如鏡〞的大官狠狠地調侃一番,符合當時港人對於港府不信任的普遍態度,並從中產生替代宣洩的效果(後期的影片《九品芝麻官》也將官場中官官相護的狀況,以及上位者不為人知的一面表露無遺,也有相同的效果)。此外,劇中宋世傑與他老婆兩者間的關係是早期粵語喜劇所沒有的,增加了這些的女強男弱的情節除了搞笑之外,也豐富了宋世傑這個角色的個性,使得整個劇本都活了起來。杜琪峰的導演功力由此可知,而周氏影片也藉此跳脫出給人毫無內涵的既定印象。 《零零漆大戰金槍客》中周星馳第一次從演員轉變成作者。就表層結構來說,其僅是原封不動地挪用英國007電影當中的元素,唯一改變的是環境由英國變成中國大陸,讓觀眾們產生聯想相互對照兩者的差異,進而出現笑點。而從深層精神來說,在那時97年將要來臨,但港人對於即將回歸大陸仍有相當大的疑慮,對大陸的印象仍停留在落後,非法治的狀態,因此《零零漆大戰金槍客》當中,便將身為大陸特務的周星馳描寫成一個殺豬販,與英國風流倜儻的情報員詹姆士龐德相差十萬八千里。情報員變成一個豬肉販,偏偏又像龐德一樣愛甩帥;身材曼妙的龐德女郎變成?啥好看的袁詠儀扮演;所有的高科技諜報產物皆成為市井當中常見的事物,毫無科技感可言。這些都恰好延續從《表姊妳好》系列開始藉由貶低大陸人以提昇港人的優越感的貫例。另外,此部片中也第一次顯露周星持獨特的愛情觀-為愛付出一切,不怕犧牲,但由於是初步的嘗試,因此敘事技巧顯得有些粗糙。直到《東西遊記》系列中,藉由劉鎮偉導演的功力,周式愛情觀才成功展現,不過此後周星馳的影片就無法再表現出讓人如此動容的愛情故事了,由此可見劉鎮偉在此片中的重要性。 從星仔到星爺後,周星馳對於影片製作的影響力也越來越大,他開始可以拍攝一些自己所想拍攝的作品,此後的《食神》、《喜劇之王》、《少林足球》皆是如此。 《食神》是周星馳與楊國輝兩人合作創立的星輝公司之創業作,在此以愛情及功夫為主題的影片中(這都是他最想拍攝的主題),周星馳成功的整合其無厘頭式喜感表演,也找到了作者與商業市場間的平衡點。而《少林足球》中,周星馳自身甚至摒棄了無厘頭表演風格,在此片當中除了少林足球隊與流氓們打球中周星馳在槍林彈雨中的表演外,周星馳不再搞笑了。他將搞笑的重責大任交給趙薇及其他的師兄弟,我們可看到在「環珠格格」中可愛的小燕子,一下被改造成梅艷芳,一下被改造成外星人,將她做賤到了極點。而在愛情觀中則延續與《食神》相同的意識形態: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後總是有一個默默付出的女人,而女人便是要好好扮演這個角色。 從90年開始至今,周星馳拍攝了44部電影,形塑他獨特的無厘頭喜劇表演風格,也在華語喜劇電影中引領風騷了十年,在觀看無厘頭電影時,由於電影中的粗俗搞笑,低俗的手法,引發了我們最原始的反應,此時我們內心中所有的思考能力皆全然無用的,它提供了觀眾一種不須思索的觀影快感。然而卻潛移默化了我們對於電影的認識,成為了一種新的典範。它嘲弄我們所有的認知,它諷刺所有的類型電影,它對於資本主義商業體系的戲弄更是不遺餘力,到最後甚至連自己都對自己也加以解構。也就是這種〝反動〞的精神,使得它受到青少年的喜愛。 所謂戲法人人會變,巧妙各有不同,一部喜劇電影的誕生,其實在劇本的寫作及安排上是需要十分巧妙的安排的,許冠文喜劇中所包含的社會批判與周星馳所帶領的無厘頭電影中僅有調侃,不佳評論,都是他們自身費盡心思所創作出來的。雖然無厘頭以一種後現代主義解構的精神,將許多習以為常的狀況或橋段,以另一種方法或觀點詮釋,但劇中的每一個鏡頭背後都花了很多的心血,才能夠將觀眾的心理狀況,依照自己所安排的橋段有所起伏。雖然這當中如此的努力,可悲的是卻被人稱為是所謂的〝無厘頭〞,是沒有大腦的。 如今我們很少再提到無厘頭電影了,但這種表演手法並未消失,其實它早已融入了各種電影當中,甚至是我們的生活當中!雖然我們不在感受到它的存在,可是它已成為一種現代人面對困境,自我調適的一種方法及態度。一個經典的作品之所以成為經典,是因為不管在哪個時代觀看它皆可;因為它總是可以碰觸到人們內心的深處,進而產生共鳴。這是因為人們最基本的需求及觀點皆是一樣的,並不會因為時代的改變而有所轉換。無厘頭電影就是這樣的一種經典,它總是藉由嘻笑怒罵的手法來掩蓋其對於某些事務的關注,這些事務有可能是對社會現況的不滿、對於香港早期繁華生活的懷念,或對愛情神話的嚮往。雖然說有時為了符合電影類型的一些基本原則,使得結局必須是一種平衡的狀態,但這不會降低它的影響力,反之其獨特的觀點藉此暗藏其中,進而潛移默化了我們的價值觀! 註一:青兒(1991年2月23日):《無厘頭文化充斥社會/電台應該負責任?》。星島日報。 註二: 梁款(1990年11月17日):《一九九七與無厘頭文化/一個牛奶瓶的故事》。信報。 -- 轉自 http://movie.cca.gov.tw/CINEMA/case_01_01.asp?rowid=3#0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