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I will not apologize for art
關於部落格
卑しい俺が
  • 390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廣西吃人狂潮真相--瘋狂的人類末日圖

經過在武宣的緊張采訪,我終於可以權威地概述廣西文革的吃人場面了。根據情緒邏輯,我將其分為如下三個階段: 廣西吃人狂潮的三階段 一、開始階段:其特點是偷偷摸摸,恐怖陰森。某縣一案卷記錄了一個典型場面:深夜,殺人兇手們摸到殺人現場破腹取心肝。由於恐怖慌亂,加之尚無經驗,割回來一看竟是肺。只有戰戰兢兢再去。……煮好了,有人回家提來酒,有人找來佐料,就著灶口將熄的火光,幾 個人悄悄地搶食,誰也不說一句話。次日晨,喚同夥來吃剩下的;怕人們不敢吃,詭稱是牛肝牛心。待吃完後才得意洋洋宣佈吃的是某某的心肝…… 二、高潮階段:大張旗鼓,轟轟烈烈。此時,活取心肝已積累了相當經驗,加之吃過人肉的老遊擊隊員傳授,技術已臻于完善。譬如活人開膛,只須在軟肋下用刀拉一“人”字形口子,用腳往肚子上一踩,(如受害者是綁在樹上,則用膝蓋往肚子上一頂——)心與肚便豁然 而出。為首者割心、肝、生殖器而去,餘下的任人分割。紅旗飄飄,口號聲聲,場面盛大而雄壯。有的村莊則別具特色:將人肉與豬肉切作大小相同的塊兒煮熟,將大鍋置於視線之上,村人每人過來一塊。當我的驚駭與憤怒已被大量醜惡所麻木後,發現這是一個饒有情趣的 心理學現象。出於“階級仇恨”、“立場堅定”、“劃清界限”等等集體瘋狂,人們的表層心理是決心吃人;然而不可能完全泯滅的被壓制於深層的良心卻又在頑強反抗。這時候,折中的思路便是:參與吃掉這個人,但最好自己又沒吃到這個人。於是,人肉豬肉混煮,盲目 夾一塊吃的方案便滿足了互為矛盾的兩方面心理要求,使獸性與人性達到了高度的自欺欺人的和諧,使集體瘋狂與個體良心並行不悖。自然這不是廣西人的發明:土改時候全國各地的一人一石砸死、一人一棒打死、一人一刀殺死等“群眾鬥爭”場面,其心理特點與集體吃人 並無二致。只不過群眾性吃人把心理矛盾激化到頂點,因而產生出最富戲劇性的奇特形式。 三、群眾性瘋狂階段:其特點可以一句話概括:吃人的群眾運動。如在武宣,象大疫橫行之際吃屍吃紅了眼的狗群,人們終於吃狂吃瘋了。動不動拖出一排人“批鬥”,每鬥必吃,每死必吃。人一倒下,不管是否斷氣,人們蜂擁而上,掣出事先准備好的菜刀匕首,拽住哪塊肉便割哪塊肉。一人告我一生動細節:某老太太搶割了一葉人肝,高高興興拎回家去。其時正下微雨,人血和著雨水從肝上流下來,在老太太的身後留下長長一條淡紅色的血痕。還有一老太太聽說吃眼睛可補眼,她眼神兒已不好,便成天到處轉悠,見有“批鬥會”,便擠進人叢作好准備。被害者一被打翻在地,她便從籃子裏摸出尖刀,剜去眼睛掉頭便走。有幾位老頭子則專吃人腦。砸碎顱骨取腦頗不易,便摸索出經驗:每人攜一精細適中之鋼管,一頭在砂輪上磨成利刃,當人們割完人肉後,他們才慢悠悠擠過去——反正沒人與他們搶人腦——每人在人腦上砸進一根鋼管,趴下就著鋼管吸食,如幾個人合夥以麥管吸食一瓶優酪乳!有婦女背著孩子來,見人肉已割盡(有時連腳底板的肉全割淨,只剩一副剔得幹幹淨淨的骨架),萬分失悔:孩子體弱多病,想給孩子吃點人肉補補身子。——至此,一般群眾都捲入了吃人狂潮。那殘存的一點罪惡感與人性已被“階級鬥爭的十二級台風”刮得一干二淨。吃人的大瘟疫席捲武宣大地。其登峰造極之形式是毫無誇張的“人肉筵席”:將人肉、人心肝、人腰子、人肘子、人蹄子、人蹄筋……烹、煮、烤、炒、燴、煎,製作成豐盛菜肴,喝酒猜拳,論功行賞。吃人之極盛時期,連最高權力機構——武宣縣革命委員會的食堂裏都煮過人肉! ——這是怎樣一幅瘋狂的人類末日圖啊! 希特勒、史達林的罪行相形之下算什麼! 當我從案卷上抄錄這一切時,當我聽被害者遺屬含淚傾訴這一切時,當目擊者或憤慨或怯懦地向我証實這一切時,當兇手們或理直氣壯或低頭認罪地向我承認這一切時,當辦案人員感嘆不已地向我介紹這一切時,總有一個問題痛苦地在我腦中盤旋:人們能相信嗎?歷史能相 信嗎?——不會的,不會相信的!從亞當夏娃、伏羲女媧的遠古直到汽車、電算機、星際飛行器的二十世紀,人類歷史上可曾發生過這種毫無人性的群眾性大瘋狂嗎?比起中共的廣西、武宣,希特勒的奧斯維辛、豪森、布根瓦爾德算得了什麼?史達林的古拉格群島又算得 了什麼! 為德國法西斯的那些毒氣室、焚屍爐,全人類舉行了莊嚴的紐倫堡審判。在西德,有五、六萬人被送上法庭;而那些兇手們,不管逃到天涯海角,都處於全球搜捕的巨大法網之下;縱然白發蒼蒼行將就木,人類也不惜耗資巨萬,動用國際刑警組織力量,飛越重洋將其緝拿歸 案。為史達林的大屠殺,蘇聯共產黨的首領赫魯曉夫曾在莊嚴的共產党全國代表大會上宣讀了震驚全世界的秘密報告;一批蘇聯作家起而揭露大屠殺和集中營的法西斯暴行。其中堅強的人類戰士索爾仁尼琴寫作了長達一百五十萬字的《古拉格群島》,作為集中營罪惡的無可 辯駁的証詞。 ——那末,對於廣西和武宣,全人類和中國人做了些什麼呢?什麼也沒做!什麼也不知道!什麼也不相信!【香港人曾隱隱約約聽到過廣西事件。但無証據,人們以為是誇張的流言,很快便湮滅了。處遺初期,廣西自治區就大屠殺及吃人事件發過一正式紅頭檔,馬上意識 到可能“洩密”,迅即嚴令收回銷毀。】——我堅信,總有一天,全人類會聲討這一反人類的罪行。雖然在共產黨制度下,我們不可能進行一次廣西事件的紐倫堡審判,但在適當的時候,我們終將對這一罪行進行紐倫堡審判式的道德清算。 …中略… 廣西不是廣西,廣西是整個中國 在共產黨幾十年的歷史中,從未中止過對人道主義的猛烈攻擊。他們十分明白:只有徹底壓制和鏟除人性,才能把人變為他們殘酷鬥爭的馴服工具,才能毫無困難地唆使人們像野獸般地撲向他們的政敵。可公然提倡獸性,反對人性在文明社會未免太缺少欺騙性了。於是他們 在“人道主義”前面加了個限制詞“革命”。而什麼是“革命”、什麼是“階級敵人”則是個毫無規定性的橡皮尺。於是在“革命人道主義”的旗幟下,他們可以用最殘暴的手段來虐殺一切人!“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革命人民的殘忍”;地富反壞右是我們的敵人,他們想翻 天!好,幹掉他們。無所不用其極,越殘忍越立場堅定!前國家主席也是我們的敵人,他打著紅旗反紅旗,隱藏得很深!好,鬥他,折磨他,必欲置之於死地而後快!一切有不同政治觀點的人都是我們的敵人,他們所擁護的改革就是帝國主義夢寐以求的和平演變,他們想讓 我們的江山變色,人民再受二茬苦,吃二茬罪!好,用機搶掃,用裝甲車、坦克把他們碾成肉泥!——可以說,在這個獸性的“革命人道主義”旗幟下,共產党天良喪盡、壞事作絕! 每當一樁暴行掩蓋不住,終于大白於天下時,他們便十分具體地將責任推到黨內權力鬥爭的失敗者身上,並稱之為“路線錯誤”。【請稍稍回憶紅軍時期各根據地大量屠殺“AB”團、“改組派”;延安時期大批屠殺知識份子;解放初期的所謂“肅反擴大化”;五七年的“ 反右”;大躍進、浮誇風帶來的高征購餓死三千萬人;文化大革命的種種令人發指的暴行;監獄和勞改營裏對犯人的殘酷折磨……】——什麼“路線錯誤”?我在廣西想明白了一個道理:許多所謂路線錯誤往往都是共產黨的反人類暴行!他們從來不提人、人類、個人、人權 、人道、人性、人情。他們從來不肯承認:他們的一切罪惡,從理論上講都來自他們否認抽象的人性。(所謂“具體的人性”無非是獸性的婉轉說法。根據共產黨黨同伐異的階級性理論,一切以殺戮為生的豺狼虎豹及惡魔厲鬼,皆可稱為“革命人道主義”的最高典範!)— —滅絕人性,這是共產黨來自娘胎母奶的愛滋病! 而人民忍受了這一切,容忍了這一切。在共產黨的欺騙下,我們殺害自己同胞的同時,將自己的良心與人性統統交給魔鬼。我們企圖以人性的代價來換取一個美好的社會,我們以為跋涉過血與屍體的泥淖之後會迎來一個燦爛的黎明。結果那美好的黎明沒有到來,我們都墮 落為喪失人性的群獸!中國人,請想想吧,請捫心自問吧:廣西僅僅是廣西嗎?食人者僅僅是那幾千幾萬嗎?——不!廣西不是廣西,廣西是中國!食人者不是食人者,食人者是我們整個民族!而且,我們不僅食人,我們還自食!所謂自食,並非僅指我們自相殘殺,自食父 老兄弟、同胞姐妹,更指我們自食靈魂,自食一個民族所賴以生存、並與全世界所有民族共同建設人間樂園所不可或缺的基本素質——人性。 懺悔吧,我的驕傲的從不懺悔的民族! 懺悔吧,我的苦難深重卻又罪孽深重的民族! 我願為我們起草第一份懺悔辭。 願上帝寬恕我們,賜福於我們! 願鴿群永遠在我們頭頂飛翔! -- 摘自 http://www.secretchina.com/news/articles/2/3/16/13785b.htm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