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I will not apologize for art
關於部落格
卑しい俺が
  • 388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蔣勳畫展>肉身覺醒

肉身覺醒-記千禧年個展 蔣勳   多年來一直在思考關於中國美術史上「人」的缺席的問題。走進故宮博物院,玉器、銅器上都少見「人」的形象,而多是變形了的動物圖象,所謂的「饕餮」。到了繪畫的部份,更是千「山」萬「水」,很少以「人」為主題的作品。   在西方的美術館瀏覽,得到的印象剛好相反。不但古埃及、希臘、亞述及波斯,都有大量以「人」為中心的巨大雕刻及繪畫,即使到了基督教的中世紀,圍繞著宗教聖像(ICON),仍然是肉身的墮落與肉身的救贖的描繪。   「肉身」始終是西方美術思考及面對的重心。   中國的美術「迴避」了「肉身」的一切難題嗎?   如果沒有印度肉身美術在公元一世紀以後隨佛教傳入中土,中國是否連雲崗、敦煌這一類寄托在宗教主題下的肉身思維都沒有?   多年來在美術史上對「肉身」的思維,有一天是在父親亡故時「肉身」的種種現實中得致了警寤。   「肉身」即是「肉身」;「肉身」並不是一種思維。   呼叫著痛的肉身,肌肉痙攣的肉身,頹喪無助的肉身,憤怒時氣血翻騰的肉身,嫉妒或慾望中如小火油煎一般的肉身,勞動時的肌肉或汗水,疾患時發高熱的肉身,被驚嚇的肉身,被愛與安慰充滿時淚水汨汨流出的肉身...   「一切難捨,不過已身」   佛典中對肉身的「難捨」,也即是肉身修行的開始罷。   美術上對肉身的思維,在父親亡故之後,回到了我自己肉身的覺醒。   是的,這個肉身,這麼具體,有哭有笑,有愛有恨,有痴迷,有警寤,有墮落煩惱憂苦,也有靜看一朵花升起時的無慾無貪,一清如水...。   不過是肉身的種種,覺醒之後,知道此身如花,不過是一季的繁華,便只是悲欣交集而已。 摘自http://www.arts100.com/artist/99/exhibition2000/exhibition2000.htm-- 肉身在精神面上容易蒸發與忽略, 但是又像疤一樣,生在靈魂上,甩也甩不掉。 隨便舉個例子: 我身體不好,常常肚子痛。 痛的死去活來翻來覆去,全身無力冷汗直流... 親朋好友也許會貫注最大的關心在你身上, 她們手忙腳亂噓寒問暖顫顫競競... 那股能量跟元氣蛋一樣大或更大, 但是呢? 只證明了生理跟心理的渺茫關係(就像時間跟空間一樣) 肚子繼續痛,冷汗繼續流,頭昏眼花。 冷冰冰的地板,消毒不完全的保健是床舖,苦臭的阿斯匹靈比較親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